AI行业尽显疲态,产业互联网将是AI变局新路径?
发布时间:2019-07-11 09:55

8年,AI正在经历第二个轮回。

2011年智能语音助手Siri面世,人工智能一词被人们熟知,自此,人机交互、机器思考、智能识别开始从幻想走向现实。

发展8年的当下,被贴上“AI”标签的公司不胜枚举,产业化的如今,鼓吹风口已成惯用模板,但无数信号都在表明,去伪存真正成为如今新的主旋律。

最明显的一个信号来自于资本。

据IT桔子统计,2019年前四个月,AI行业资本交易量下降,平均单笔交易融资额1.07亿,相较于2018年1.8亿的平均单笔融资金额,近乎腰斩。

另一个数据则是显示,2018年全年有将近90%的人工智能公司处于亏损状态。

前期用力过猛,后期反弹不足,在一热一冷的差异化对比中,AI行业尽显疲态。

吴军曾在《浪潮之巅》写道:近一百多年来,总有一些公司很幸运地、有意识或无意识地站在技术革命的浪尖之上。一旦处在了那个位置,即使不做任何事,也可以随着波浪顺顺当当地向前漂十年,甚至更长的时间。

但如今看来,AI行业或将迎来退潮新变局。

离开产业“死亡”成常态

“感谢小伙伴们近两个月来的努力,我们尽力了。”

当把最后一份工资交到员工手里后,沈楠向聚集在会议室的员工深深鞠了一躬。

沈楠是一家AI音箱公司的创始人,面对已经开始清算的公司现状,他流露出满满的无奈。

2017年初AI在全网霸屏。原本在校内研发编程算法的沈楠,与好友组成AI创业团队,新颖的研究成果加之名牌大学的背书,第一笔融资很快就到账,没过多久便再次拿下二轮融资。

处于风口上的AI行业,瞬间吸引众多资本入驻。据统计自2013年以来,全球人工智能行业投融资规模均呈上升趋势,2018年更是突破顶峰,共融资1311亿元,平均单笔融资额1.8亿,增长率超过100%。

资本频繁集中,动辄估值过亿美金的早期项目数不胜数,在年中沈楠的公司估值就已经1亿美金。

他从未担心会撑不下去。但下半年资本市场的收缩却让沈楠的情绪瞬间降到冰点以下。

在去年年中的某股权投资产业峰会上,“募资难”三个字出现了近40次。投资机构“募资难”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创投行业,初创公司的融资首当其冲。

其实,早在2017年9月,李开复就曾预言:“人工智能创业有泡沫,(融资热)是今年上半年开始的,融资差不多够18个月花,明年底估计有一批公司倒掉。”

原本无心在意泡沫论的沈楠,现在幡然警觉,一切正中其言。

根据《北京人工智能产业发展___(2018)》对国内AI创业公司数量和投资的统计数据显示,截止2018年底全国人工智能企业4040家,但其中拿到风险投资的公司仅占总数的30%,有70%的公司没有拿到融资,倒闭清算只是时间问题。

沈楠的公司便是其中之一。

大批曾获得融资的AI公司,没能迈得过高投入慢回报的门槛,纷纷倒台死亡。

在死亡的AI企业名单中,成立仅两三年的公司比比皆是,当初宣称的“AI口号”有些至今还停留在PPT阶段。

即便很多创业公司项目已经落地,但由于想快速变现,不断跟随市场热点调整产品方向,最终融资烧光殆尽。

这一切已经发生,而且也正在发生。

产业互联网下AI新巨头

凡事终有个例。

不论是早年的互金,还是今年的O2O,抑或是现如今的共享经济、区块链革命,种种迹象表明终会有企业摆脱“约定俗成”的时代规律,杀出重围。

就当下而言,人工智能也不例外。

人工智能产业链主要分为基础层、技术层和应用层三个层面,技术层面包括计算机视觉、语言识别、深度学习等。其中计算机视觉和语音识别领域涌现新巨头身影。

据IDC咨询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,目前中国计算机视觉市场份额占比为:商汤23%,旷视20.6%,依图10.1%,云从8.1%以及其他公司。

前四位被圈内合称之为视觉四小龙,其凭借创新的技术,过硬的实力,全链的产业落地模式,在产业互联网时代受到资本的宠溺,一跃成为行业独角兽。

商汤主攻平台模式,“1(基础研究)+1(产品及解决方案)+X(行业)”的商业模式,重点在供应链,侧重云端,为企业提供软硬一体化战略解决方案。

“端边云一体化”是商汤科技凸显智慧城市中枢能力的解决方案,在视觉开放平台、智能边缘节点、人脸识别机三方面,商汤为城市分析提供技术支持。

与之恰好相反的旷视,是从后端平台到前端技术。

旷视重在自身研发的产品矩阵,从人、车、物多个领域打造IoT OS,扩大产品应用落地场景。

深度学习系统Brain++,链接各个节点,通过AIoT的全方位布局赋能安防、机器人等各种终端,从物流、工业源头加速实现产业商业化落地。

对比之下,依图和云从则选择了玩家更少的医疗器械和互联网金融赛道,抢先进入赛场布局。

依图专注视觉领域,将技术方向扩展到NLP,把数据域从医学影像扩大到电子病历,辅助医生诊断治疗。